电子商务其他

艾瑞洞察:商保,这可能是互联网医疗最想抱的大腿

来源:艾瑞咨询 作者:分析师(秦泽西) 2015/12/4 18:10:42

导语:艾瑞咨询整理公开数据显示,自2000年起截至2015年7月1日,中国互联网医疗领域已累计获得约人民币89.2亿元投融资,且在2015年下半年资本更为谨慎的背景下,互联网医疗领域仍有人民币过亿级的投融资事件发生,可谓备受资本宠爱。

艾瑞咨询整理公开数据显示,自2000年起截至2015年7月1日,中国互联网医疗领域已累计获得约人民币89.2亿元投融资,且在2015年下半年资本更为谨慎的背景下,互联网医疗领域仍有人民币过亿级的投融资事件发生,可谓备受资本宠爱。但是在风光背后,对于部分互联网医疗企业切入用户痛点的方式和自身盈利发展方向的不清晰也是备受医疗行业的质疑,互联网医疗企业自创立开始,就从未停止过对商业模式的探索。今年,除网络广告(含导流)模式和用户付费模式以外,中国互联医疗企业也给出了变现方式的“新”答案——商业保险。

怎么抱大腿,各家玩法各异

百度】保险卡位,未来探索与医疗的结合

2015年11月,百度与安联保险和高瓴资本合作,三方将成立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百安保险”,为用户提供创新型保险服务。百度为百安保险提供先进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以准确地了解用户需求和进行精确地用户画像,进而解决传统保险无法匹配用户个性化需求的困境。百度此次的动作,意在将保险业务与百度之前在O2O领域所布局的服务打通,将保险业务覆盖至互联网主要的消费场景。今年,百度也上线了其互联网医疗产品“百度医生”,未来百度医生同百安保险的合作是必然。

腾讯、丁香园】针对患者提供康复激励保险

2015年11月,腾讯、丁香园和众安保险合作,腾讯的糖大夫智能血糖仪接入丁香园的在线健康咨询和健康管理服务。同时,糖大夫基于患者数据,与众安保险共同推出针对患者的康复激励保险服务,不但提供糖尿病并发症保险支持,还根据患者测量习惯,给予患者相应的保额奖励,以此帮助患者逐步养成科学控糖的好习惯。

【春雨】为商保用户提供医疗服务

2015年11月,春雨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合作,春雨医生为人保财险客户群体提供线上问诊咨询、春雨诊所、权威医疗机构以及春雨国际等医疗服务。此前,2015年1月春雨医生同中英人寿合作,中英人寿对接春雨医生平台上的医生资源,以微信公众号形式向用户提供咨询服务。

【微医】推出“责任医疗计划”

2015年9月,微医集团(原挂号网)完成新一轮融资,金额为3.94亿美元,同时也发布了其发展战略。微医集团将推出“责任医疗计划”(微医 ACO业务),微医 ACO业务以家庭为单位为用户提供三级医疗服务、健康管理方案和补充医疗保险。补充医疗保险主要是为用户提供基本医保之外自费部分的支付保障。微医 ACO 已经从去年开始与保险公司合作进行探索,既面向团体用户,又面向个人用户。

【平安好医生】推出个人互联网保险产品“抗癌卫士”

2015年8月,平安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健康”)推出“互联网医疗”概念的个人互联网保险产品“抗癌卫士”,该产品不仅借助互联网渠道销售,还实现了线上核保和线上理赔。同时,产品的被保险人还将获得平安好医生提供的“家庭医生”、“名医预约”等健康管理服务。

为什么要抱商保大腿?商保控费需求决定

以此来看,中国互联网医疗企业同保险公司的合作,意在探索新的支付方,意在中国试水HMO模式(Healthmaitenace Organization,即健康维护组织,参见附录说明)。对互联网医疗企业角度来说,商业模式是其生存和发展最根本的问题,艾瑞分析认为,互联网医疗企业要摸清商业模式,需要理清两个点,一个是切入点,另一个是支付方。

切入点需要看企业提供的医疗服务是否碰触到用户(包括需求方和供给方)的痛点,所谓的痛点,就是未被以满意方式满足的强需求,这个定义涉及到两方面因素,一是用户体验,另一方面是需求强弱。从这两个因素考虑,我们将用户痛点分成两类:一类是现有服务体验差的强需求,也就是说现阶段有服务供给来满足需求,但是用户体验非常差;另一类是现阶段没有供给来满足用户的强需求。之所以看切入点是否触碰到用户痛点,是因为这关系到用户规模以及用户的粘性。

目前来看,国内医疗资源供给与需求的长期不匹配导致的紧张的医患关系等,大部分从用户/患者角度进行前期满足,而未来经历了国内互联网医疗的教育和普及,经历了互联网医疗行业的产业链闭环的构造,未来用户需求更多以平台和机构的服务能力和水平决定。

切入点明确了企业向用户提供什么服务,支付方则确定了企业的收入来源。中国医疗服务的支付方有政府主导的基本医保、个人、企业雇主和商业保险机构。目前,基本医保是我国医疗服务最大的支付方,其次是个人支付,商保和企业雇主占比较小。

1)基本医保以“广覆盖、保基本”为原则,对互联网医疗企业提供的增值服务的采购意愿非常低,因而基本医保不是互联网医疗的有效支付方;

2)对个人用户而言,由于互联网医疗对医疗服务核心环节(即诊断治疗)的渗透非常低,未能满足用户迫切的医疗需求,因而个人用户的付费意愿相对较低。从Teladoc来看,2014年其用户规模为810万人,实际付费问诊次数为29.8万次,付费问诊会员(假设人均一次)在会员中的占比为3.7%,可以说互联网医疗企业对于问诊次数和质量的要求远远高于对于访问用户量的苛求;

3)对企业雇主而言,我国实行社会保险制,企业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因此出于节省成本的考虑,另外采购互联网医疗服务的需求比较低,因而企业雇主也不是互联网医疗服务的有效支付方;

4)对商保而言,互联网医疗服务能实现健康管理、线上问诊、慢病管理等服务,在提高投保人健康状况的同时也能控制费用,进而形成收益,因此商保对互联网医疗服务有较强的采购和合作意愿,也是互联网医疗服务有效的支付方。

整体而言,商保控费需求是推动商保同互联网医疗企业合作的核心动力,互联网医疗+商保的商业模式,还要看互联网医疗是否能为商保控制医疗费用,同时也要看商保目前在中国力量的大小。

抱商保的大腿,还待商保崛起的东风

互联网医疗+商保的模式依赖一个强势的支付方,而在中国,商保的力量还比较弱小。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医疗费用支出以政府主导的基本医疗保险和个人支付为主,这两项占到医疗总支出的96.5%;而美国则是以政府主导的基本医疗保险和商业保险为主,这两部分占比达80.6%。全球市场来看,中美基本医保支付比例基本一致,同美国相比,我国公民医疗负担较重,同时也突显我国商业保险作为补充支付方力量还比较弱小。

医保面临巨大缺口,商保崛起成必然

虽然当前我国商保力量还比较弱小,在整个医疗费用支出所占的比重十分小,但作为基本医保的补充支付方,商保未来将迎来大发展,主要原因有以下两点:

1)人口加速老龄化,基本医保面临巨大缺口

   艾瑞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10.1%,按照国际标准,65岁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便进入老龄社会,我国现阶段已经处在老龄社会,并且我国人口老龄化正呈现加速发展的趋势。

人口加速老龄化,一方面会增加医疗需求,使基本医保基金支出增长过快。艾瑞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城镇职工医疗保险支出中退休职工的医疗支出占59.1%,伴随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这一比例还将上升。

另一方面,人口加速老龄化,劳动人口占比持续下降,基本医保基金收入增长受限。目前三项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超过13亿,覆盖率超过了95%。同时生育率下降,劳动人口绝对量和相对量均呈下降趋势,基本医保很难再通过提高覆盖来实现基金收入的高增长。

人口老龄化一方面使基本医保支出增长迅速,另一方面使基金收入增长放缓。收支增长不平衡,未来基本医保面临巨大缺口,需要商保作为补充。

2)生活水平提高,中高端医疗需求增长

艾瑞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医疗保健人均支出占比为6.9%,同1990年相比,上涨4.2个百分点。我国公民生活水平逐步提高,人们对医疗保健的需求也再增长。医疗需求的增长不仅体现在量上,对中高端医疗的需求也在增长。由于基本医保只能保障人们最基本的医疗需求,中高端的医疗需求则需要商保进行补充。

除了抱大腿,互联网医疗企业还在做什么?

目前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发展阶段来看,已在寻求更多突破口整体而言,医疗机构、基本医保、商业保险、互联网平台目前依然处于胶着的状态,长期来看,商保的崛起大势所趋,但目前仍处于市场发展的相对早期的阶段。短期来看,中国互联网医疗企业目前除了保险以外,在产业链构建和合作方面仍有较多突破口。

其中,中国互联网医疗企业有如下发展趋势:

(1)   用户(含个人及企业雇主)端进一步拓展:互联网医疗企业目前正积极探索向企业雇主(尤其是大型企业雇主)收费的可能性。

(2)   与医疗机构多元化合作:线上能够提供的医疗服务有限,需要同线下医疗机构互动。互联网医疗企业通过自持(或自建)和合作的方式,满足用户额外医疗需求,同时也确保服务机构的质量;此外,针对高端医疗需求的海外医疗等也逐步发展起来。

(3)   针对医生的服务也在拓宽:此前针对医生的服务集中在专业知识和社交等领域,近期为医生提供的随诊、医疗影像等相关工具也逐步兴起。与患者的随诊部分需要更为重视,从信任度和粘性的角度来看,该部分依然是市场的核心,优质医生的数量及参与程度的提升都将是提升用户满意度的核心推动力。

附录:

美国商业保险计划介绍

从海外医疗发展来看,主流模式有HMO、PPO、POS和ACO等。

HMO(Healthmaitenace Organization,即健康维护组织)是美国常见的管理型医疗保险,其价格相对便宜。HMO会员必须在HMO合作的特定医疗机构就医,保险公司才会报销费用。此外,HMO还未会员提供健康管理,通过预防性措施,提高会员健康状况,进而减少医疗费用。

PPO(PreferredProvider Organization,即优选医疗机构保险)是HMO的改良版,价格也较HMO高。会员参保后,保险公司会提供一份优选医疗机构名单供会员选择,会员在名单中的医疗机构就医的费用可由保险公司报销。

POS(Point-of-Service,即定点服务组织)是一种结合HMO和PPO的保险形式,其较HMO有较多选择性,也较PPO便宜。同HMO一样,会员需要到指定的基础医疗机构就医,基础医疗机构解决不了的需求,由基础医疗机构转诊到专科医院。

ACO(Accountable Care Organization,即责任医疗组织)也是HMO的改良版,商保将医生、医院和医疗服务相关从业人员纳入组织,鼓励这些医疗环节的参与者提供优质服务。与HMO不同点在于,ACO不强迫会员到指定医疗机构就诊,也不改变会员医疗费用报销比例。

凯撒医疗集团简介

凯撒医疗集团(Kaiser Permanente)是美国最早的HMO(健康维护组织)之一,现已发展成为美国规模最大的连锁非营利性医疗组织。2014年凯撒集团财报显示,集团营业收入达564亿美元,净利润为31亿美元,拥有960万会员,17791名医生,49778名护士和659个医院及医疗机构。凯撒医疗集团主要由健康计划基金和集团医疗机构组成。凯撒医疗集团旗下医疗机构的收入是集团健康计划基金预付的总额费用(即总额预付支付方式),不会因为多诊疗而盈利,因此会员越健康医院的支出就越低,从而医院的收入也越多。通过医疗服务和医疗保险的内部化整合,凯撒医疗集团实现了医疗费用的有效控制和医疗服务方与支付方利益的统一。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